淳安| 浦北| 南漳| 信丰| 鄄城| 乌什| 苏州| 名山| 珠穆朗玛峰| 丹巴| 米易| 涿鹿| 金山| 遂昌| 易门| 江华| 改则| 长顺| 五营| 白河| 青阳| 崇左| 桐梓| 南充| 察哈尔右翼前旗| 太白| 元江| 乐东| 高青| 双流| 乾安| 溧水| 栾城| 榆树| 禄劝| 陈巴尔虎旗| 呼伦贝尔| 乾县| 盘山| 高县| 永靖| 集贤| 清原| 丹东| 抚州| 克什克腾旗| 淮安| 宣城| 漳浦| 景德镇| 红河| 上杭| 那坡| 岑巩| 寿宁| 周口| 濉溪| 林周| 镇江| 马祖| 绥宁| 桓仁| 嵩县| 沿滩| 江陵| 通化县| 吐鲁番| 思南| 永兴| 五峰| 德惠| 苍溪| 明光| 邵阳市| 衡山| 正宁| 祥云| 平乡| 宿松| 绛县| 黄埔| 织金| 麦盖提| 凌云| 延庆| 农安| 萧县| 察哈尔右翼后旗| 元阳| 南陵| 庄浪| 保靖| 昂仁| 黄山市| 八达岭| 桐柏| 潮安| 遵义市| 乐平| 涡阳| 阳东| 磴口| 澄海| 阿勒泰| 化州| 西和| 建昌| 宜兴| 阳原| 沁水| 宁南| 封开| 平武| 兰考| 金坛| 东乡| 马关| 让胡路| 澜沧| 乾县| 鸡西| 襄阳| 大连| 新津| 东川| 玉田| 尼木| 汉阴| 安义| 石屏| 灯塔| 巴南| 四川| 兴和| 揭东| 射洪| 南丹| 花垣| 武穴| 额尔古纳| 上高| 柳河| 清镇| 李沧| 东西湖| 锡林浩特| 安县| 泾源| 杭锦旗| 大丰| 环江| 勐海| 彰化| 理塘| 新龙| 安县| 漳州| 马山| 五家渠| 土默特左旗| 梅州| 奇台| 资源| 边坝| 昌图| 康县| 西宁| 郯城| 奇台| 青州| 绥化| 江津| 阳东| 郁南| 温县| 西藏| 垦利| 雅安| 理塘| 元氏| 淮滨| 乌恰| 都昌| 新河| 新荣| 高邑| 同德| 洛隆| 二道江| 莆田| 吴中| 广宁| 香河| 商南| 平乐| 常德| 西宁| 武清| 麻阳| 安仁| 桦南| 光山| 绍兴县| 惠民| 苍山| 河源| 梁山| 康保| 沙河| 同德| 青县| 册亨| 华亭| 陈仓| 修文| 芦山| 华容| 工布江达| 民丰| 廉江| 三亚| 大余| 巫山| 石棉| 清涧| 平遥| 岱山| 南阳| 富拉尔基| 阳原| 大渡口| 肃宁| 察哈尔右翼中旗| 石柱| 黔江| 乌拉特中旗| 克什克腾旗| 绥芬河| 东至| 凌云| 阳曲| 噶尔| 丹阳| 鹰潭| 乌尔禾| 晴隆| 清徐| 资中| 高青| 横县| 清苑| 什邡| 西藏| 同仁| 鄂尔多斯| 濮阳| 唐山| 甘谷| 李沧| 米林| 裕民| 奉节| 达拉特旗| 阜宁| 百度

何君尧再次接受本报专访展示三份文件直指“颜色革命”

香港以“反修例”旗号煽动的系列暴力活动仍在持续,22日,此前被暴徒打砸办事处、破坏祖坟的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其立法会办公室再次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专访,在专访中,他向记者展示了三份文档,内容涉及6月初至8月中旬反对派煽动策划的一系列暴力示威事件以及幕后推动的各方乱港势力。另外,对香港媒体的职业操守,何君尧也提出质疑,并呼吁特区政府建立记者登记制度,杜绝假新闻。

三份文件直指“颜色革命”

由于工作时间已经被排满,专访被确定在午餐时间,快速吃掉一块三明治后,何君尧带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来到他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并不大,最醒目的是办公桌后墙上所挂的“爱国爱港”书法作品。何君尧把他在立法会开会的笔记本拿给记者看,笔记本侧面标号29,在被问到这个数字的含义时,工作人员表示,每次立法会开会,何君尧都非常认真地做记录,现在笔记本已经记满28本了。

何君尧首先拿出三份文件,这是他近来精心整理的香港暴乱的资料。第一份文件是按照日期排序的从6月初到8月14日反对派煽动的大小暴力事件“一共有42起,如果有人告诉您,这都是自发性的行为。你信吗?60多天里有40多起大型的游行活动,如果没有一个总指挥,没有人做统筹,没办法做到。”

第二份文件是何君尧收集的暴徒针对自己的骚扰和恐吓记录 ,他认为,过去两个半月的香港暴乱简单来讲,就是一系列的“港独”活动,要把香港要脱离于中国主权以外,“我看得清楚,他们以反对‘修例’为名,实际是将累积了过去20多年的‘港独’运动明朗化、白热化。我站在最前边说‘不’,他们就用一系列手段来给我灭掉声音,来打击我。”

何君尧出示的第三份文件是一张手写的框架图,类似于思维导图。 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看到,何君尧将香港暴乱的幕后推动因素分为八类,分别涵盖美国领事馆、民阵、教育界、法律界等。“外部势力搞颜色革命不需要从外部打你的国家,而是从内部燃烧来试图让你灭亡。”

视频在这里↓

来源:环视频 拍摄:范凌志 陈青青 制作:何卓谦

香港传媒90%在持错误立场

8月20日下午,少数香港媒体记者恶意围堵、阻挠广东广播电视台香港记者站站长陈晓前。这是继付国豪13日在香港国际机场被暴徒围殴后,另一起内地记者在港正常采访遭遇不公正对待的事件,只不过,这次的实施者从暴徒变成了部分香港媒体记者。

何君尧认为,一些香港记者在整个香港暴力示威活动里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我们看得清楚,香港的传媒确实有问题,他们不够中立,他们有立场,但是他们的立场就是站在错误的那一面。”

“在示威行动里,他们(部分港媒)经常把警方的部署暴露出来。当警方要执法的时候,他们就拿镜头对准警方,拍警方是怎样执法的。相反,在受害者被他们(暴徒)迫害的时候,却没有人出声。”何君尧形容,这种状况就好像看非洲的森林里狮子在猎杀小动物,港媒却不干预。“有勇气有正义感的记者凤毛麟角,这就是我们记者的标准吗?我不认同。”在采访中,何君尧向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透露,近期有很多港媒希望能专访他,但他考虑再三还是婉拒了,“我不想成为他们所编的故事中的那一块拼图。”

何君尧说,最近自己注意到内地来的记者同胞很专业,但是他们(部分港媒)已经把河水、井水分得很清楚,“他们认为你来了就是来看我们的丑态,这让我很反感,所以你拍我的照片我就要反对你。”

“过去两个月里,香港的传媒90%,都持错误的立场。要深刻地思考一下,记者的专业水平是谁来考定?他们是否有资格拥有记者证,是谁说了算?”何君尧建议,香港特区政府新闻处应该考虑引进记者登记制度,如果不达标就不可以当记者,“如果您的一些行为不符合标准,您的资格就要取消,这可以确保我们市民有知情权,同时得到真实的,有价值的新闻,而不是假新闻,我们不需要fake news,我们不需要任何误导人的消息。所以,我作为香港的一员,应该要发出多一点声音呼吁改革我们传媒采访的标准。

视频在这里↓

来源:环视频 拍摄:范凌志 陈青青 制作:何卓谦

呼吁制定“禁止蒙面法”

连日来,蒙面暴徒一直在香港的系列非法示威活动中扮演“急先锋”,日前,全国人大代表陈曼琪、立法会议员葛珮帆等香港各界人士建议香港仿效其他国家及地区,订立“禁止蒙面法”。对此,何君尧表示,香港在民主发展的进程中,有人要求政府有更高的透明度,但提出这些诉求的人又对自己用另一套标准,“如果你讲的话是对的,是得到大家认同的,为什么你不可以面对群众?为什么还要隐蔽面容呢?” 何君尧认为,隐蔽面容是一种别有用心的做法。有了“禁止蒙面法”,可以预防暴力示威和违法行为。公开表达诉求和行使游行示威的权利的人不需要带着面具。

“香港作为一个最自由的城市,每天有十起示威游行活动。但有大量的示威者实际上不是在示威,而是为了暴力冲击。他们有十分充分的准备,包括装备、头盔还有弹珠、弓箭等,已经超乎了民主诉求的范畴,‘禁止蒙面法’在香港非常必要。 ”何君尧表示,他完全支持引入“禁止蒙面法”,并考虑在接下来的立法年度里,跟其他志同道合的议员一道提出这一诉求,“香港的游行和示威是按照基本法和国际惯例进行的,是宪法赋予的权利。但宪法赋予的权利从来不包括容忍暴力行为。”

视频在这里↓

来源:环视频 拍摄:范凌志 陈青青 制作:何卓谦

来源: 环球时报-环球网/范凌志 陈青青

相关新闻

    秀加路 魏辛庄村 二环羊西线路口 三营镇 惠水 酱骨头 城铁回龙观站 石柱镇 白石官庄
    老君牙 西直门 丁子沽光荣道 流水乡 响嘡镇 丹阳林场 马鹿塘乡 乌孙 范堤
    梅坑镇 小白山乡 凤冈县 南丰村 逊让乡 断桥路长治里 民主街道 西卓家营村 长清 梁北镇
    https://www.whr.cc/bbsitemap.htm